时政 - 中工网
 

当前位置:中工网时政频道时事评论-正文
北大副校长刘伟:增长的根本问题是转变发展方式(图)
http://www.workercn.cn2014-01-03来源: 经济参考报
分享到: 更多

刘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现任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

  主要学术活动领域:政治经济学中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制度经济学中的转轨经济理论,发展经济学中的产业结构演变,转型经济中的产权问题。

  两次获得“孙冶方经济学著作奖”,两次获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经济学二等奖,三次获得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多次获得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二等奖,获全国首届青年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

  独立主持多项国家、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先后作为教育部重大攻关项 目 “ 中 国 市 场 经 济 发 展 研 究 ”(2003)、“货币政策及传导机制”(2008)首席专家。1998年被选入国家 教 委 文 科 跨 世 纪 人 才(首 批),1991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4年被人事部、科技部、教育部、科学院等部委联合组织的新世纪国家级“万千百人才计划”列为入选者。2006年被北京大学聘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主要学术性兼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理论经济学委员,教育部经济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生产力学会副会长,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副会长、首席经济学家等。

  主要非学术性兼职:北京市第九届政协委员,北京市第十届、第十一届政协常委,曾任全国青联常委,北京市青联副主席,多省、市特聘专家顾问。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新浪财经和清华经管学院联合举办的新浪·长安讲坛第243期日前召开。论坛成员,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刘伟发表了题为“改革对中国发展之意义”的主题演讲。刘伟认为,在连续30多年保持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上,中国最乐观能在2030年回到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的位置。但面临当前的通货膨胀压力和经济下行威胁的双重考验,能否实现发展,根本在于转变发展方式。

  中国从未如此接近现代化

  从2010年算起,给中国十年时间,中国可能实现从当代上中等收入国家向当代高收入国家的转变。

  刘伟从当前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可喜成绩开始讲起。他表示,根据可拿到的中国改革开放34年以来的年度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的经济增长保持了平均每年9%以上的高增长速度,创造了当代经济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在中国之前,不乏大国经济维持20年平均每年9%以上的高速增长先例,但中国是连续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的首创者。

  这样的经济高速增长促进了中国经济规模的改变。刘伟说,从G D P总量来看,到去年年末,中国的G D P总量第一次突破了50万亿元大关,达到了51 .9万亿元人民币。按照不变价格计算,较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相比,提高了24倍左右。51.9万亿元按照最近三年的平均汇率来换算是8万多亿美元,占全球G D P的比重为10.4%,排在世界的第二位。

  而从人均G D P水平来看,2012年年底按13 .4亿人算的话,51 .9万亿的G D P的总量,人均G D P折算下来在3.9万元左右,实现了这34年来中国人均G D P平均每年8 .7%的增长,这个速度也创造了国际人均G D P增长的记录。按照不变价格计算,比我国改革开放初期提高了17倍左右。

  同时,在这35年里,中国完成了两次历史性的转变。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中国于1998年完成了从低收入穷国到下中等收入国家起点的转变。而到2010年,又一次实现了从当代下中等收入国家到当代上中等收入国家的转变。

  刘伟分析,当代达到人均12475美元以上的高收入国家有70个,从历史经验来看,这70多个国家实现从上中等收入到高收入阶段的穿越年份不同,但绝对历史上用的时间平均是十二年零四个月。历史证明,人口大国从上中等收入到高收入的穿越用的时间要短一些,平均为十一年零九个月。也就是说,大国经济起飞前的准备比较麻烦,需要积累的条件,克服贫困的难度比较大,但是它一旦克服了贫困,到了工业化城市化后期,冲击力度会远远超过人口小国。这就预示,中国现在面临一个可望可及的机会:从2010年算起,给中国十年时间,中国可能实现从当代上中等收入国家向当代高收入国家的转变。

  如何把握机遇,刘伟提到了两个关键的节点。

  第一个节点是2020年,在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前后,我们要建成全面的小康社会。

  刘伟认为,全面小康社会的内容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包括经济的数量和质量。数量方面主要指的是G D P的经济规模,包括总量和人均两个方面。中国目前提出了两个倍增计划:到2020年按不变价格计算,我们G D P的总量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到2020年按不变价格计算,人均G D P的水平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实现这个变化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求中国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要达到7 .16%。刘伟说,无论从理论上讲,还是从已经发生的实践上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速度的实现是没有问题的。但在质量上,中国还要实现结构变化,也就是十八大报告提到的“新四化”: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以及农业现代化。

  第二个节点是2050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前后,我们要建成民主富强、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赶上当代一般的发达国家。

1 2 3 共3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页尾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