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 中工网
 

当前位置:中工网时政频道时事观察-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传承与发展——西安交大老教授们忆西迁精神
http://www.workercn.cn2018-01-24来源: 西安晚报
分享到: 更多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 ——西安交通大学传承与发展西迁精神综述

  经历20世纪50年代交大西迁的部分师生行走在西安交大校园内(2015年11月19日摄)

  从兴庆宫公园俯瞰西安交大校园(2015年4月13日摄)

  从黄浦江畔到渭水之滨,61年前,胸怀爱国之志的一群人,坚决响应党和国家建设大西北的号召,自此扎根黄土地,开启了一个建设西部科技高地和一流大学的风云甲子。

  “希望西安交通大学师生传承好西迁精神,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西安交通大学史维祥等15位老教授的来信作出重要指示。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为西安交大西迁的老教授点赞。

  连日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在西安交大师生中引起强烈反响。回首激昂着爱国深情与奋斗热血的历史画卷,大家表示,要牢记并传承“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继续为新时代做出新贡献。

  一路向西

  “党让我们去哪里,我们就背上行囊去哪里!”

  新年伊始,西安交大西迁纪念馆。一张半个多世纪前的影印乘车证,吸引了多位参观者的目光。

  “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证件上的字迹依然清晰。

  1956年,正值青春年华的胡奈赛正是手持这样一张乘车证,登上了从上海开往大西北的列车。“当时我很高兴,虽说是去陌生的西北,但国家培养了我们,让去哪里就应该去哪里!”

  当时,党中央、国务院从国内外形势和新中国高等教育、工业建设布局等方面考虑,作出了交通大学迁往西安的决定。从繁华的沿海都市前往落后的西北内陆,充分了解西迁的意义后,交大师生义无反顾背起行囊,一路向西。

  上世纪50年代的西安,发展水平与繁华的上海判若云泥:学校处在田野之中,马路不平、电灯不亮,晴天扬灰路,雨天水和泥,夏无大树遮阳,冬无暖气御寒。由于车身蒙尘太厚,第一次到西安的学生走出火车站,甚至认不出近在咫尺的公交车。

  “西安气候干燥,刚来时我鼻子出血半年多,吃馒头就像吃药一样不习惯。”1957年从浙江绍兴考入西安交大的陶文铨院士说,由于当时多数师生是南方人,对北方的饮食、气候等很不适应。

  但数以千计的交大人没有退缩。至1956年9月,包括815名教职工、3900余名学生在内的6000多名交大人汇聚古都西安,经紧锣密鼓建设而成的新校园也从一片麦田中拔地而起。

  当时最年轻的教授,能源动力科学家陈学俊将上海的房产交公,举家西迁,因为“既然去西安扎根,就不要再为房子而有所牵挂,钱是身外之物,不值得去计较”。

  “党让我们去哪里,我们就背上行囊去哪里!”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的15位老教授之一、如今84岁高龄的西安交大材料学院退休教师胡奈赛忆起当年,仍是激情满怀。

  薪火相传

  让爱国奉献的西迁精神历久弥新

  “为了祖国,为了党,决不吝惜自己的一切力量。我们誓用勤劳而智慧的双手,从祖国的边疆到边疆,自滚滚的黄河到宽阔的长江,掀起一个震撼世界的建设海洋!”

  不少老交大人都熟知,1956年西迁伊始,一位名叫赵智成的学生写下的这首诗篇。

  61年斗转星移。始终秉承爱党、爱国、爱人民的高尚情怀,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是一代代交大人不变的底色。西迁精神在薪火相传中历久弥新。

  管晓宏,西安交通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2017年新当选的中国科学院院士。1995年,公派留学归国的他面对母校清华大学及多所东部高校伸出的橄榄枝,毅然选择回到当时生活和科研条件仍较为落后的原单位西安交大,从事系统工程理论与应用研究。

  “我所在的系统工程研究所,领导和老教师大部分都是西迁来的。胡保生、万百五等老教授严谨、勤奋的治学态度对我影响很深。”管晓宏说,西迁精神首要是胸怀大局,自己选择回来也是受老先生们的感染。

  著名工程热物理学家陶文铨院士在西安扎根60余载,桃李满天下。令他深感骄傲的是,自己培养的100多名硕士、博士生如今大多数在国内工作,为国家建设建功立业。

  西安交大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党委书记何茂刚说,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下海潮和出国潮的冲击下,学院一度只剩下十余名教师。陶文铨先生践行西迁精神,带领大家一步一个脚印走出谷底。如今,学院41名教师中有3名院士,“动力工程及工程热物理”学科实力居全国前列。

  “这两年,学院先后有十余名教师和博士生赴云南施甸、陕西平利等地挂职扶贫。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永远是学者责无旁贷的使命。”何茂刚说。

  不忘初心

  用西迁精神照亮新时代前行之路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交大西迁时,从南方引入、遍植于校园的各类苗木,如今大多已叶茂参天,见证着学校的发展历程。

  西迁61年来,西安交大累计为国育才25万多人,培养出的33名院士中有近一半在西部工作。2017年9月,西安交大入选国家一流大学A类建设名单,8个学科入选一流学科建设名单。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西安交大深度融入国家建设发展。2015年面向海内外高校发起成立“新丝绸之路大学联盟”,拓展科教人文交流的“朋友圈”。正在建设中的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将在未来打造全新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体系。

  如今的西安交大,不仅是重要的人才库、智力库,更是西部地区位居前列的科教高地。

  回顾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党的十九大召开,让西安交大的师生们倍感振奋。史维祥等15位交大西迁老教授难掩激动,决心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一封信,汇报他们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体会和学校西迁以来的发展成绩,表达对党和国家的感激之情。

  传承好西迁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新时代做出新的贡献,是西安交大人共同的决心。

  “总书记的重要指示不仅是对交大西迁精神的肯定,也体现出对全国知识分子的关心关怀,总书记惦记着为党和国家做出过贡献的人。”陶文铨说,作为知识分子,应当牢记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胸怀大局,以爱国、奋斗为使命,为祖国奉献一生。

  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为学校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西安交大校长王树国说,西安交大将永远把党和国家的发展作为奋斗指南,在每一个重要历史时期做出交大特有的贡献。

  “西迁的历史与精神是老一辈交大人的,更是新一代交大人的。”西安交大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硕士生陈冰清说,新时代赋予西迁精神新的内涵,每个交大人都应勇做西迁精神的新传人,让家国情怀与使命担当根植心中,融于血液,指引前行。

  西安交大党委书记张迈曾说,学校将弘扬光荣传统、秉持民族复兴担当,紧跟时代步伐、当好新传人,明确办学定位、实践新要求,加快建设“双一流”、实现新目标,全力推进改革发展事业,不负习近平总书记的关怀和期望。

  从计划不迁到举系西迁

  “我们以行动支援西部建设” ——访西安交大陈听宽教授

  陈听宽教授 图片由西安交大提供

  “我是1952年进入交通大学学习,1956年毕业。回想起当时迁校时,学校进行了大量宣传,并派老师代表团到西部考察,考察的教师代表回来描述了考察的情况,我们听了都很受鼓舞。”

  回忆西迁往事,在西安交大工作了一辈子,现如今已83岁高龄的陈听宽教授说,他是1955年入的党,是年轻党员,也是学生。在他印象中,当时从老教授到青年教师、在校学生,都以饱满的热情支持西迁,很多人和他一样,从二十出头来到西安,一呆就是几十年,西安俨然已经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原计划不随着西迁的动力系后来举系西迁的情景,更是让他记忆深刻。

  从计划不迁到举系西迁

  动力系以行动支援西部建设

  “因为当时,上海和西安两地协商以后,动力系的专业如果迁到西安来可能建设条件比较差一些,上海当时的建设条件比较好。”陈听宽回忆,第一批1955年新生到西安来时,动力系的学生是留在上海的,没有迁到西安来。第二年,当时的动力系教务长陈大夑坚决支持西迁,动力系有好几位老教授也很支持这一行动。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1955年6月11日,陈大燮在校刊上发表文章:“迁校西安是政府的决定、祖国的号召,对国家工业建设意义重大,我们要坚决响应号召。当然,迁校西安是一项繁重而艰巨的任务,需要我们以信心和勇气克服困难。”

  当时学校派人到西安考察以后,认为西安条件很好,应该支持西迁。“大家对西安的各方面条件探讨后认为,西安是个很有发展前景的城市,我们当时听了很受感动,加上当时在上海交大的年轻教师大部分都愿意到东北、西北,到祖国边疆去贡献力量。”陈听宽说,动力系的教师在发言中都坚决支持迁校,支持到西部地区来发展。很多老教授是这样,作为新生代,年轻教师是迁校的生力军,我们更坚决支持迁校到西安来。“动力系从原定的不迁,到最后举系全部迁到西安,这是令人感动的事,我至今记忆尤新。”

  动力系西迁后

  发展成交大“王牌学院”

  “动力系迁到西安来的这60多年,发展一直很好。”陈听宽说,西安的教学科研力量比上海要增强不少。到西安来以后,动力系就加快建设实验室,几乎每个实验室都顶得上当时在上海全系的实验室条件。

  “到了西安以后,虽然当时在生活条件上感觉不如上海,但是在学校里面我们感觉还是很好的,发展的潜力很好。”陈听宽回忆,在当时条件下,大家工作很努力,尽管中间遭遇了一些困难。1970年代中期以后,动力系开始“起飞”。

  “这40多年西安交大能动学院的发展可以说是飞跃,每个专业都有了很大变化,翻天覆地的变化。”陈听宽说,迁到西安来以后,动力系发展成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多个学科实力居于全国前列。

  记者了解到,陈听宽教授在西安交大工作了一辈子,长期从事热能工程、节能技术等方面的教学与研究。他工作过的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如今已成为西安交大的“王牌学院”,多个学科名列全国第一。

  “这些年,西安发展很快,我们也感到欢欣鼓舞。西安的城市面貌变化也很大,学校也跟着发展很快。”陈听宽说,几十年倏忽而过,他见证了西安交大的发展,也亲历和感受着西安这座历史名城的发展,觉得非常欣慰,“希望交大越来越好,西安越来越好。”

  记者任娜 实习生薛珂

  带来优良教学传统 未因迁校耽误一节课

  “祖国需要的时候, 我们就要义无反顾” ——访西安交大朱继洲教授

  朱继洲 图片由西安交大提供

  1958年9月,当时年仅23岁的工程物理系教师朱继洲和同事们一起,作为交通大学最后一批西迁人员来到西安。“像机械系、动力系、电机系等原来在交通大学较强的系,百分之七八十的老先生跟年轻教师都过来了,带来了很好的教学传统,到了西安以后,没有因为迁校耽误一节课,也没有因为迁校耽误一节实验课。”回忆西迁,朱继洲说。

  带来优良教学传统

  1955年,出于社会主义建设和国防建设的需要,党中央作出了交通大学内迁西安的决定。一呼而百者应。交大师生员工与家属响应党的号召,从繁华的上海奔赴西部,将自己的人生与事业投身于这片土地。“我们当时就是二十二三岁的时候,跟着我们的老先生一起西迁。难能可贵的是,这支队伍到西安来以后,把老交大的一些传统带过来了。”朱继洲说,老交大本来非常有名的就是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教学传统。迁来的时候,虽然是分设两地,但这些优良教学传统基本上也都带过来了。

  “西迁为什么会成功?我认为首先就是西迁的思想基础好。比如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我们都是在党的培养下,享受着助学金培养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是一心想要把西安交通大学建设好,这个思想、这个主观的意图是非常明确的。”朱继洲说,不能因为搬迁影响教学质量,因此西迁之后,教学上大家都非常认真、非常努力,尽量克服遇到的困难,把工作搞好,而且这个工作得到了当时教育部的公认。在1995年国家第一次优秀本科学校的评估中,教育部派了一个十人专家组到西安交通大学来验收、评估,西安交通大学在当年年底就获得了通过。

  克服困难搞好教学

  当时西北比较落后,国家需要大批人才建设西北。“国家培养了我们,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就要服从国家需要,来参加大西北建设,做大西北建设的排头兵。”朱继洲回忆,当时机械系有7个教研室,自愿报名的已经有100多人,占到机械系青年教师的86%。很多青年教师放弃了上海优越的条件,有的把房子捐给了国家,有的把家里安顿好,有的携家带口一起到西安,迁校得以顺利实现。

  “迁过来以后,生活上的困难确实不少。”朱继洲说,当时在这边的生活比上海要相差很远。“记得当时大米一个月每人是一斤,还有部分粗粮,每人定量。我家当时有三个小孩,一家五口人一个月只有5斤米,每人一个月只有4两肉、半斤油。那个年代确实在生活上遇到了很多问题,但大家都想各种办法克服困难,尽力把教学搞好”。

  陪伴西安交大走过几十年,眼看着学校越来越好。“因为有这么一支西迁队伍,老先生带着我们这些年轻人过来了,在这里扎根西北,艰苦创业。经过了60多年,为西北带来这么好一个学校,我们感到很欣慰。”朱继洲说,西迁精神是值得传承、弘扬的,“我们那一代人非常幸福,完全是国家培养起来的。既然祖国培养了我们,在祖国需要的时候,我们就要服从命令、义无反顾。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

  记者任娜 实习生薛珂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 韵动天鹅湖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