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 中工网
 

当前位置:中工网时政频道时事观察-正文
中国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势在必行 应处好维权维稳关系
http://www.workercn.cn2014-05-19来源: 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更多

  中新网北京5月18日电(记者 马学玲)“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推进国家社会治理现代化,需要坚持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相结合。”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魏礼群18日表示。

  自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以来,这一重大战略持续引发关注。受此影响,业已举办三届的“中国社会管理论坛”今年更名为“中国社会治理论坛”,以“创新社会治理体制”为主题,于5月18日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

  中国社会体制改革远远滞后 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势在必行

  去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这一思想体现在社会建设上,就是要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咨询委员会顾问李金华在论坛致辞中作如上表述。

  李金华特别强调了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的意义,“对于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强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合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全面推进平安中国建设、维护国家安全、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魏礼群则认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内在要求,是国家现代化客观进程的必然选择,也是提高社会治理科学化水平的迫切需要。

  魏礼群指出,从全局看,当下中国社会领域改革面临三大课题,一是计划经济体制遗留下来的一些老问题亟待继续解决;二是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一些新矛盾、新问题不断积累、激化,必须抓紧“消化”;三是网络社会和现代化事业迅速发展,向社会治理和建设提出更多的新课题,也需要积极应对。

  基于此,魏礼群认为,加快社会治理体制创新、推进国家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势在必行,意义重大,不仅是适应中国现代化发展形势的需要,也是对今后现代化总体进程中面临的种种严峻矛盾和挑战的主动应对。

  “由于我国社会体制改革远远滞后,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向市场放权,也要向社会放权,不仅要解放生产力,还要解放社会福利。如今,改革进入深水区,肯定还会遇到更大的艰难险阻,深化改革难,但不改革更难。”李金华说。

  绝非对现行社会基本制度改弦易辙 要处理好维稳维权关系

  谈及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的紧要性,魏礼群强调,“总的看来,现行社会体制的基本情况和社会主义制度是大体相适应的,这是一个基本判断,也是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的基本出发点。”

  “也就是说,推进社会治理体制的创新,绝不是对现行社会基本制度的改弦易辙,而是在党的领导下,对中国自身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使这一基本制度的优势得到更好发挥。”魏礼群说。

  魏礼群用四个“最大”概括了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的基本要求,即要最大限度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最大限度调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最大限度增加社会和谐因素,“以确保中国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稳定。”

  那么,该如何推进社会治理体制创新呢?魏礼群认为,要抓好七个方面的“创新”,即要分别创新社会治理的理念、主体、方式、体系、制度、机制和能力。

  其中,在“创新社会治理理念”方面,魏礼群特别谈道,要切实处理好维稳与维权的关系,“从人民内部矛盾和一般利益上讲,维权是维稳的基础,维稳的实质是维权,对涉及维权和维稳的问题,首先要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

  而在“创新社会治理机制”方面,魏礼群强调,要健全重大决策社会风险评估机制,要建立通畅有序的诉求表达、心理干预、矛盾调处、权益保障机制,要建立调处化解矛盾纠纷综合机制,还要改革信访工作机制。

  工程复杂艰巨长期:需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相结合

  多名与会嘉宾谈道,将“社会管理”改为“社会治理”,由“管理”到“治理”,只有一字之差,但涵义更深刻、内容更丰富、要求更明确。

  魏礼群对此指出,社会管理往往强调的是政府自上而下的管控,而社会治理更加突出党委和政府主导下的多元社会主体共同参与、良性互动,更加突出民主、法治,重视运用协商民主、法制思维和民主、法治方式,更加突出源头治理、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健全机制。

  在魏礼群看来,创新社会治理体制,需从多方面着力,特别应当把握好政府善治、合作共治、基层自治、社会法制、全民德治五个关键环节。

  尽管提出诸多主张,身为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院长的魏礼群同时也指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推进国家社会治理现代化,是一项极为复杂、艰巨、长期的系统工程。

  为实现这一重大战略目标,魏礼群认为,需要坚持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相结合,既要从战略上谋划社会治理现代化,又要及时总结推广地方社会治理创新的新鲜经验。

  作为论坛致辞嘉宾,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蓬奇也秉持相似观点,他认为应加强社会治理的顶层设计和底层设计。

  “社会治理顶层设计的核心在于社会结构。一个不合理或不完善的社会结构,会使得改革目标很难实现。”赵蓬奇说,政社结构、阶层结构、城乡结构和法治结构应是当下需要关注并下气力理顺的四组社会结构。

  “社会治理底层设计的重心在于基层设计和基层自治。”赵蓬奇说,当前基层自治还不完善,应进一步深化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管理体制改革,实现行政职能与社会职能的分离。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页尾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