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 中工网
 

当前位置:中工网时政频道新闻人物-正文
矸石山下新“愚公”——孙秀芹和她的循环经济学
http://www.workercn.cn2017-05-29来源: 新华社
分享到: 更多

  新华社沈阳5月28日电(记者张倵瑃 徐祥达 邹明仲)当K7328次列车驶抵辽宁省阜新市新邱区时,一眼就能看到有座高大的土山耸立在铁路桥旁,不时有大卡车在盘山路上行驶。一位乘客告诉记者:“这可不是一般意义的土山,这是我们阜新的‘特色’煤矸石山。”

  从这座高耸的矸石山往后望去,是绵延百里的矸石山脉,从新邱区一直延伸到清河门区。

  煤矸石也可以堆积成山?没错。阜新是一座因煤而兴的城市,1890年,阜新人在新邱区发现了第一锹露头煤,这片土地上从此掀开了煤炭开采的历史。从清末光绪年间到本世纪初,阜新市经过一百多年的煤炭开掘,留下了巨型矸石山和粉煤灰大型堆放场,总堆积量达到20多亿吨。

  在蜿蜒起伏的矸石山下,有一位新“愚公”,她发誓要一步一步把矸石山“吃掉”,要千方百计把这些废弃物打造成有价值的“宝贝”,还子孙后代一个“青山绿水”。她就是孙秀芹,当地人都亲切地叫她“孙二姐”。

  生在矸石山下,立志移走矸石山

  在阜新市新邱区天合环保建筑材料厂见到孙秀芹时,她正在洗衣服,朴实的外表、普通的着装,让人很难想象出她就是人们口中那个敢想、敢闯的孙秀芹。

  “我落地就生在矸石山底下。”孙秀芹说,“咱们阜新这个地方爱刮大风,当年一刮风,矸石山上的煤灰就四处飞扬;天热的时候,矸石山某些地方还会自燃,气味刺鼻。打我记事起,家里人说话总是嘶哑声,嗓子里从来没透亮过!”

  煤矸石,是掘进、开采和洗煤过程中排出的固体废物,是煤的伴生废石,到目前为止,煤矸石的堆积和污染仍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它占用大量农田,严重污染城市环境和地下水。“以前阜新有个笑话,我们这里没有白鸽子,只有灰鸽子,一刮风,天就黄澄澄、雾蒙蒙的,白鸽子看着也是灰的。”孙秀芹笑着说。

  “要是能把煤矸石山移走多好!”孙秀芹说,她打小就有这个梦想,“谁不想生活在鸟语花香的地方呢?”

  “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孙秀芹说,她最初是做煤炭生意的,往发电厂送煤。发电厂扩建,厂里领导问她,能不能把发电厂烧煤的废弃物粉煤灰“处理掉”。

  孙秀芹动了一番心思,承包了一家烧砖厂,打算将粉煤灰作为烧砖用的“土”。可是,怎么才能做出粉煤灰砖?那些年,她到处取经,只要国内召开这类经验交流会她都参加。

  2002年,经过反复实验,孙秀芹带着工人用粉煤灰与煤矸石混合制坯,在老式轮窑内烧制出了红色的成品砖。

  “当时,还需要把砖坯子露天晾晒,烧砖的设备很先进,但是窑不行,是‘大马拉小车’。”孙秀芹说,“我想,这不行,还得改造,我的目标是从这边把砖坯子放进去,那边出来就是成品红砖。”

  为了这个目标,孙秀芹四处打听,在2009年,她在山西省引进了烘干、焙烧一体的一次码烧隧道窑,真正实现了“制坯不用土,烧砖不用煤”。孙秀芹介绍,去年全年,她的厂生产了1.6亿块砖,消耗煤矸石和粉煤灰100余万吨。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 韵动天鹅湖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