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新闻

神州

有一剂良药,名叫音乐(图)

2019-11-09 02:19:52 中工网—《工人日报》

在摆满乐器、音响的治疗室里,旋律和歌曲让病人恢复语言能力,也帮助他们重新拾起尊严和信心——

有一剂良药,名叫音乐

  10月29日,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音乐治疗室,宋宜川在给患者上音乐治疗小组课。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吴凡 摄

  “我哼旋律,你想想这首歌叫什么。”宋宜川说完,就抱着吉他轻声弹唱起来,“……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在他对面,小韩努力想了好一会儿,最终只模糊地说出一句话,“不记得了。”

  在宋宜川和小韩周围,摆着电子琴、架子鼓、音响、话筒……如果不是因为宋宜川穿着白大褂,初来的人准会以为这就是一间音乐教室。

  实际上,这里是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音乐治疗室。来这里的病人,大多因脑血管疾病或脊椎受损影响了语言能力。在治疗师宋宜川和他的同事的帮助下,这些病人尝试借助音乐恢复原有的音色和气息。

  “22岁前,我没想到自己会从事这样的工作。”和进出治疗室的病人一样,宋宜川也要依靠轮椅来“走动”。12年前的一场意外,让他胸部以下全部瘫痪,也断送了这位当时还在音乐学院上大三的年轻人当歌手的理想。

  “他们正在经历的,我都经历过。”宋宜川说,每一位患者,在自己眼里都是一个战友。

  靠着音乐,宋宜川治愈了自己,并正在治愈更多与自己有类似遭遇的人。

  用唱歌来重新学会说话

  这是29岁的小韩到音乐治疗室上的第一节课。去年,因为高血压引起脑内出血,小韩记忆受损,语言能力也出现障碍。在给他做康复治疗的医生的推荐下,他出现在宋宜川面前。

  像小韩这样,生病后不记得曾经能随口哼唱的音乐的患者并不少见。宋宜川很有耐心,他又继续唱了几段并不断给出提示,慢慢地,小韩偶尔也能跟着他唱出几句歌词。终于,发音不算清晰的“《成都》”从小韩嘴里蹦了出来,宋宜川立即朝他竖起大拇指,还为他鼓了掌。

  一节课下来,宋宜川带着小韩唱了《七子之歌》《月亮代表我的心》《大约在冬季》等十几首歌,大多是小韩这个年龄段的人耳熟能详的歌曲。小韩告诉宋宜川,自己原来就很喜欢听歌,不过唱得不好。“上课的感觉很不错!”离开前,他已经期待着第二天再来治疗室。

  这家音乐治疗中心成立于2016年,是全国首家三甲医院的音乐治疗临床科室。治疗中心负责人张晓颖告诉记者,来这里的病人主要有两类,一类是脑出血、脑梗、脑外伤等导致的脑血管病患者,一类是颈椎、胸椎、腰椎等受损的脊髓损伤患者。简单来说,采取音乐治疗时,前者要针对大脑皮层不同分区做针对训练;后者则要通过练习恢复病人的膈肌、双肺的功能。“方法不同,但都有科学理论做依据。”

  目前,国内已有部分音乐学院开设了音乐治疗专业。与治疗中心的同事相比,宋宜川显得比较特殊,因为他治疗的第一个病人是自己。

  治愈自己 治疗别人

  宋宜川从小喜欢音乐,为此他从安徽老家到北京上艺校、考大学。大学期间,他接受专业训练,课余时间也参加演出、到酒吧驻唱,梦想越来越清晰。直到2007年,他失足从高层跌落。

  宋宜川胸部以下全部瘫痪了。

  由于大半个身体都失去了感知力和运动功能,刚受伤那会儿,宋宜川不仅说话时气息严重不足,连气管中积累的痰液也无法自主咳出。康复治疗时,主治大夫给了他一个呼吸训练器,要求把里面的3个小球吹起来。尝试了好几天,他都无法完成。那段时间,宋宜川觉得自己大概只能回老家开个小卖部度过余生了。

  谁也没想到,带来希望的,竟是以为再也不会碰触到的音乐。宋宜川发现,要把呼吸训练器里的小球吹起来,和上学时练习声乐要训练呼吸发力点的原理是一样的,都需要依靠膈肌力量来支撑。

  于是,躺在病床上,他“重操”起了老本行。效果很明显,与同期病友相比,他恢复得更快,一年后,他就又能唱歌了。2008年,他参加了残疾人艺术团的演出,观众的掌声和欢呼让他意识到,即使做不了专业歌手,他也还能留在北京继续自己的音乐事业。

  随后几年,宋宜川自己创作歌曲,参加歌唱比赛获得冠军,还创办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并以此谋生。渐渐地,他的经历传开了。2013年,一位母亲带着自己高位截瘫的儿子找到他,请求他帮助孩子恢复说话的力气。

  听见轮椅上的男孩说话时声音沙哑、有气无力,和几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样,宋宜川同意了。他用自己摸索出来的方法给男孩制定了呼吸训练方案,还经常带着他练歌。2014年,在一场公益演出上,这个一年前甚至不能把一句话完整说出来的男孩,在舞台上演唱了一首快节奏的歌曲《快乐崇拜》。

  自那以后,更多的患者找到宋宜川,在他小小的音乐工作室里重新学会说话和唱歌。3年前,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音乐治疗中心成立,宋宜川投出简历,正式成为一名音乐治疗师。

  把治疗室当舞台

  在治疗室的墙上,挂着一面锦旗,“那是一个叫吴美丽的患者送给我的。”宋宜川说,相比真名,他更愿意用“美丽”来称呼那个女孩。

  去年,26岁的吴美丽因遭遇车祸受到严重脑外伤,整整昏迷了5个月。醒来后,她的言语和认知问题不大,但手术损伤了她的声带,她不仅说话声音很小,音色听起来还像个老年人。

  初来音乐治疗室时,吴美丽处于情绪低落时期,很长时间都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你不是来看病的,你是来提升气质的。”宋宜川这么对她说。

  相对于这些病人经历过的抢救生命的药物治疗,包括音乐治疗在内的康复治疗周期更长,见效也更缓慢,大部分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在这期间,患者病情、心态会有起伏变化,治疗师就要采取不同的方法和策略来应对。

  “我的工作就像是健身房教练,练不同的部位要用不同的方法。”宋宜川说,有的患者需要唱歌,有的患者需要朗诵,而根据患者基础与病情不同,歌曲和诗歌的选择也都有讲究。

  吴美丽此前有一定音乐基础,再加上自己努力训练,到今年上半年,她的声带已基本恢复。端午节时,宋宜川带她去自己的音乐工作室,两人合录了一首《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每个小小梦想,能够慢慢地实现,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

  吴美丽的声音恢复了年轻活力,她也顺利出院,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

  因为相似的经历,在宋宜川眼里,每一位患者都是他的战友,“每有一位战友通过音乐治疗重拾了尊严和信心,我就会觉得自己的价值也得到了实现。”

  目前,经宋宜川治疗恢复的患者已有50多位,但与等待治疗的人数相比,这还是太少了。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治疗专业的张晓颖说,音乐治疗法上世纪中叶建立学科,需要具备音乐、医学、心理学等理论知识的复合型人才。由于从业人数少,音乐治疗在国内的普及率还很低。

  成为一名优秀的音乐治疗师,这是34岁的宋宜川现在的目标。他说,不管多疲惫,只要音乐治疗课一开始,他马上就能精神抖擞,“就像过去只要舞台上灯光亮起,我就能拿起话筒开始演唱一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美丽为化名)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吴丽蓉)

编辑:肖天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图解

排行

专题

  • 专题

    习近平访问希腊并赴巴西出席金砖峰会

  • 专题

    聚焦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

  • 专题

    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专题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 专题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