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新闻

神州

“妈,您到底去了哪里?”

2018-09-15 06:08:43 北京青年报

辜孝琼走失当天就穿的这件衣服

  老两口从四川自贡老家千里迢迢奔赴通州参加儿子婚礼,不想,8月16日到达通州的当天,老太太独自下楼后不慎走失。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杳无音讯。如果您有任何线索,请一定联系家属!

  母亲走失一月,儿子写信忏悔

  “妈,您到底去了哪里?这些年来,您的精神状况一直不是很好,在平日里,虽然我们心里非常担心您的身体,却忽略了很多方面,您的走失,是儿子照顾不周的后果。妈,您知道我有多么的后悔! 这些天来,不知您孤身在外是怎样度过的?为什么一直没有发出一点消息?妈,您让我们好担心!”

  这是肖贵青写给走失一个月的母亲辜孝琼的信,字里行间充满着儿子对母亲的担心、后悔和深深的自责。肖贵青说,其实他的母亲根本不识字,信里这些话更像是自己的忏悔。

  “母亲虽然患有轻度的精神分裂,但是生活并不受太大影响,一辈子呕心沥血,还培养了我和弟弟两个军人呢!”肖贵青说,父母一辈子在四川荣县老家务农,由于家境贫寒,兄弟俩初中毕业便没再继续上学,后来去了部队当兵。退伍后兄弟俩人在北京打拼,如今开了一家自行车专卖店,还在老家买了房,生活总算有了改善。“如果母亲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结婚,那也算是完满了。”

  千里赴京参加儿子婚礼不慎走失

  可是,遗憾往往都在意料之外。据肖贵青介绍,由于弟弟婚礼定在8月18日,作为大哥的他专程回到荣县老家接来老父老母参加婚礼。“8月16日上午刚到的通州,没想到我妈下午就走失了”。肖贵青说,考虑到自己租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当天上午,就将父母安顿在东关大桥东侧路北的和利来宾馆公寓住下,“我想着我们又要工作又要筹备婚礼,肯定很忙,万一老两口无聊了还能去旁边的运河公园溜达溜达”。安顿好后,正好有个工作电话催得紧,肖贵青就先离开了。

  忙完工作,肖贵青带着给老两口买的新衣服和生活用品,来到宾馆才得知母亲不见了,父亲在楼下寻找。原来,当天晚上19时许,辜孝琼和老伴儿在宾馆二楼的饺子馆用晚餐时,一个没留神,辜孝琼独自下楼后不慎走失。

  多方求助仍然音讯全无

  遍寻不着之后,肖贵青报了警,根据从警方调取的监控中发现:在16日晚21点10分左右,辜孝琼沿着通胡大街一直往东行走,到东六环西侧路的路口后,失去了线索。

  张贴寻人启事,寻求媒体的帮助,求助骑行俱乐部的车友、北京周边各微信圈……肖贵青求助了一切可能帮忙的途径,甚至还发动车友骑车扫街去找,可是,一个月过去了,哪怕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收到。

  肖贵青频繁地去派出所请求调取监控,但是都没有任何线索,下一步只能求助交通队调取一些主路上的监控,看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尤其是要想办法获取最新的线索”。肖贵青在脑海中将这些逻辑盘算了一遍又一遍,“她可能已经不在通州了,我得想办法让寻找的范围再扩大一些。”

  “北京天气已经转凉,再过些天就很冷了”,这句话肖贵青念叨了好几回,“虽然她在老家农活、家务都正常能做,可是在陌生的城市,她该怎么生活呢?”

  辜孝琼,四川省自贡市荣县人,1956年1月17日出生。身高155厘米,体重约50公斤,短发花白,肤色较黑,走失时穿蓝白条纹7分袖上衣、米黄色长裤、白色凉鞋,患有轻度精神分裂症,目光偶有呆滞、步伐较慢,不识字,能听懂部分普通话,只会讲四川荣县方言(比如会把“荣县”说成“yún县”)。

  如果你有关于辜孝琼的任何线索,请与肖贵青联系:13311508812

  (文/北青社区报 杨红菊 供图/肖贵青)

编辑:肖天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图解

排行

 

专题

  • 专题

    习近平主席赴俄罗斯出席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

  • 专题

    2018中国网络媒体论坛

  • 专题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 专题

    “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

  • 专题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