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新闻

神州

关注 | 有手有脚,就要把日子过好!(组图)

2018-08-11 08:13:40 半月谈

  2017年,45岁的周秀凤在村民大会上主动宣布,自己要提前脱贫摘帽!一时间,这个皖鄂交界小山村的扶贫工作日志里,又多了一抹传奇色彩。

  安徽省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曾经有过一次传奇,那次发生在2016年4月24日。这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座位于大别山脚下的贫困村,一连走进5户农家,仔细听取村民对实施光伏发电扶贫项目、种植茶叶、发展养殖业以及移民搬迁的想法。

  两年多过去了,周秀凤已从山上四面漏雨的土房搬到山下的新房。新铺的硬化道路,让我们得以在接近40℃的高温下,从车里几乎“无缝对接”至周秀凤家凉爽的小院子。

  周秀凤家的后面,是植被葱郁、有着壮丽原始景观的大别山。过去,正是这座大山,将周秀凤与外面的世界阻隔,穷根越长越深,甚至连婚姻都被限制在家族小圈子里。

  周秀凤准备午饭

  周秀凤:农村女孩一长大就要嫁人,结果家里安排我和亲戚的孩子结了婚,说白了就是近亲……山里闭塞,近亲结婚并不少见。到现在,我也搞不清女儿患上骨髓炎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

  结婚没多久,我爸爸就病倒了,我们那个时候的医疗意识特别差。他胃疼了好几年,除了吃药片也没检查过,实在疼得不行了才去医院,一检查就吓傻了,是贲门癌。基本没得治了,如果早点发现,是可以治的。

  毕竟是爸爸,我不能看着他等死,还是让他做了手术。他受了好多罪……陪护的时候,我已经怀了我女儿。我把手和爸爸的手拴在一起,他一动我就醒。到了晚期,他不能进食,我们吃饭他就直勾勾地盯着,很惨,几乎是看着他活活饿死的。

  生下女儿刚满月,爸爸走了。接着妈妈就病了,高血压、心脏病、慢性胃炎、眼睛差不多失明,病一个接一个地找上门。她可以一天不吃饭,但是一顿没吃药就要出大事的。这个胃药,自费买的时候要四块八一粒,按说应该不间断服用,她心疼钱,只有胃疼的时候才吃一粒。

  过去没有医保,爸爸手术看病把我几年打工挣的钱全花完了,妈妈一病,我再也没有离家打工。

  我和妈妈老老实实地干活带孩子,本以为日子能慢慢好起来,结果又一场病盯上了女儿……我真是怕了。有时候命运特别奇怪,我妈妈每天敬天敬地,爱护生命,家里爬进来的蛤蟆老鼠,都是坐在我妈的铁锹上被“请”出去的。我们没做坏事,大病却接二连三找上门来。

  2010年,快快(周秀凤女儿)9岁。一到晚上睡觉就喊“腿疼”,在当地检查说是“长个子的原因”。后来越来越严重,我觉得不妙,赶快带她去了上海。

  借了一万块钱,寄住在上海打工的老乡家里,每天天不亮就去排队挂号。等了一个星期终于挂上很有名的鲍昆大夫的号,做完核磁共振,确诊为双腿胫骨慢性骨髓炎。大夫让我把孩子劝出去后告诉我,只能引流,没有特效药,效果不好就得截肢。

  我没有昏倒,但是眼泪成了串,一想到养了10年的闺女可能会没了腿,就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活……

  女儿腿疼得越来越严重,时间越来越长,有一次我用白醋给她敷腿,她疼得喊“妈妈,妈妈呀,有蚂蚁在腿里爬!”做母亲的看着孩子这样,实在太……

  山间不时迭起的蝉鸣鸟语、孩童嬉笑,为不堪回首的往事掩盖了些许悲伤。用一双粗糙的手捂住泛红的眼圈,或许是周秀凤表达情绪的极致。

  周秀凤:带快快治病的几年里,我总不在家,妈妈有时候会拉着亲戚朋友哭诉个不停。我管不了她,但是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讲起这些不幸。一个原因是我总归要些面子,另一个原因是怕别人误认为要借钱。

  谁都知道钱难筹,尤其农村也没什么收入,一家两个病人,借出去怎么还是个问题。

  可能是我这些年不断跑医院,有点神经敏感了吧。听了我妈的哭诉,反而村里的人都很同情我们,2015年村民大会推选贫困户,大家一致觉得我家最需要帮助,选了我。

  2015年,经过村民大会选举,周秀凤被评为建档立卡贫困户。随之而来可以享受炒茶技能培训、易地搬迁扶贫补贴、医疗补贴、光伏入股、小额扶贫贷款等9项帮扶政策。

  周秀凤在厨房忙碌

  周秀凤:我为什么有胆量主动要求脱贫呢?因为扶贫干部说了,脱贫不脱政策,几个关键的像医疗、产业、学业的奖补政策,脱贫后也可以继续享受,巩固扶贫成果。用他们扶贫队里的话来说叫“扶上马再送一程”。

  讲良心话,扶贫干部的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有事没事就跑下来。我在外面带孩子看病,只要天气一热,就有干部到家里来看看我妈是不是中暑了,有没有不舒服。老太太比较倔强,但一来二去,也和扶贫干部交了心。

  2016年,村里说国家有补贴给拆旧建新,我怎么也不相信,我妈都吓哭了,怕房子拆掉没地方住。村干部周端彬三天两头来家里宣讲政策,哪想到当年端午前后拆掉老房子,年底新房就建成入住了。补贴6万,盖完房子还结余1万多。

  去年女儿在县中医院住院,一些新的报销政策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操作,村里的帮扶干部、县中医院副院长周颖忙前忙后,手把手地带着我去办理。

  谈起女儿,周秀凤扯起嗓子喊“出来打个招呼”。话音落下,从屋里走出一个清瘦文静的女孩,轻声说“你们连我家的WiFi吧”,告知密码后又回到了屋里。刚刚结束中考的快快,此刻正在家等录取通知书。

  周秀凤:这几年总是治病,她性格没有过去那么活泼了,你看放假也不出去玩,就窝在家里。这次中考考了535分,已经尽力了,毕竟人家光学习,她还得治病。我让她报考县职校,定向幼儿教育,以后和小孩子在一起,多沾些阳气也能开朗些。已经15号了,看样子录取的可能性不大了,不行就报其他的职校吧。

  她经常要打消炎点滴,人家放学冲回家吃饭,她放学先往医院跑,挂完水随便吃点东西再回去上课。孩子精神压力大,大人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更大。自从2016年有了351180政策,我女儿、妈妈看病的药费基本都可以报销了。如果没有这个政策,上职校的学费再加上药费,我肯定是撑不动的。

  在安徽,按照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政策补偿后,贫困人口在省内县域内、市级、省级医疗机构就诊的,个人年度自付封顶额分别为0.3万元、0.5万元和1.0万元,超过部分的合规费用由政府兜底保障,简称“351”;在“351”的基础上,对建档立卡的贫困患者1年内慢性病自付医药费再按80%给予补偿,合起来简称“180”工程。

  通过几年不间断治疗,快快的病情今年开始得到控制,只疼过一次,并且疼痛部位在缩短,进入了稳定恢复期。

  周秀凤家门口,摆满了晒干的刀豆、茄子。这些农作物,大都来自利用流转土地建起来的蔬菜大棚。

  周秀凤:大棚也是产业扶贫上提供的,现在刀豆集中上市,我就把它做成干货,后面可以卖价格高一些。昨天出去做小工,浇水泥,一天100块。这边都吃猪油,我家不吃,买菜油吃,不是我讲究,是怕得高血压高血脂,家里绝对不能再有病人了。

  从小我就挺能干的,很小就是劳动力了,小时候种山芋,大了砍柴。你看我家灶房里的柴,都是秋天我进山背回来的。去年我第一次种生姜,越是日头晒天气热,杂草蹿得越高。我蹲着锄草,后面的还没锄完,前面锄过的又蹿起来了……

  种姜这个事,我还是挺自豪的。人家隔壁村有产业扶贫,姜种都是直接给拉到地里。我自己跑去买的姜种,摸索着种,没想到隔壁村种植失败了我反而成功了,一下卖了上万块。

  当时我家种了5亩,眼看着要丰收的时候,却遭遇了一场“姜瘟”。还好我之前参加了农业保险,一亩地自己出50元、政府补贴200元,保险公司赔付了2000多元。后来卖的时候,扶贫干部又帮着找个买家,一下都拉走了,价格很不错。

  卖掉了姜,高兴之余却听说邻居家儿子在外打工得了重病,老两口如同遭遇晴天霹雳。我想了一晚上,已经挣上钱了,就不占着这个坑了吧,脱贫!

  少了本贫困户手册,多了个光荣脱贫证。回想这几年,好像做梦一样,有手有脚的却没把日子过好,我很惭愧。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奇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爸妈一辈子只生了我一个,我妈只排了一个卵泡,就有了我。既然是奇迹,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说不定后面还会有奇迹!(张曦 汤阳)

编辑:李学平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图解

排行

 

专题

  • 专题

    习近平访问中东非洲五国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

  • 专题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 专题

    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 专题

    晋江经验

  • 专题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