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新闻

神州

这条黑臭河终于变了模样 云南昭通市昭阳区大力偿还生态欠账(图)

2018-08-11 05:07:48 人民日报

云南昭通市昭阳区秃尾河黑臭了30多年,如今正在大力偿还生态欠账

这条黑臭河终于变了模样(绿色焦点·怎样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③)

  云南昭通市昭阳区治理后的河道。

  资料图片

  “老昭通人”饶兰英没想到,到了晚年,自己竟看到秃尾河越来越清了。

  云南省昭通市,秃尾河穿城而过。在两年前,黑臭了30多年的秃尾河上榜住建部公布的黑臭水体名单。整治力度由此加大,转变随即逐步发生。

  人口膨胀、城市扩大、排污设施落后等因素,导致水体黑臭

  在昭通城区,穿城而过的除了秃尾河,还有一条利济河,都曾是黑臭水体。

  河流何时开始变得黑臭?60多岁的饶兰英说,因为修路拆迁,上世纪80年代末,饶兰英一家将房子建到了秃尾河边,“那会儿秃尾河就又黑又臭。”

  院墙修到了河堤上,水里的臭味连同繁衍的蚊蝇,时不时穿厕入房。

  建房之初,村里通知饶兰英家:房子院墙要离河岸最少3米远,可眼见着周围邻居都把院墙甚至房子修到了岸堤上,饶兰英按捺不住,也“拓展”了院墙。“我看别人把房子建到了岸边,没被拆,我也就跟着建了嘛。”

  前期监管缺位,家家户户攀比。于是,在昭阳城区,几乎所有沿河居民的院墙都沿河堤而建,甚至有的住户将阳台伸到了河面之上。“有的地方根本算不上河,都快堵成沟了。除了黑臭,还由于河道被侵占,利济河、秃尾河到了雨季时常发生洪涝。”昭阳区常务副区长何枢说。

  污染河流的,也不会被河流善待。

  知道把房子修到河堤上不合法,饶兰英心虚,没敢建高层,在河堤3米范围内只盖了一层楼,作为厕所和厨房。沿河居民深受黑臭水体之害不假,可某种意义上说,水体黑臭,沿河居民也是主要污染者。“厨房、厕所污水没处排,大家就都把管子接到了河岸边。”饶兰英说。

  “大家都这样”,这成了不少沿河居民的口头禅。“我们都把房子修到了岸堤边,都把污水排到了河里边。结果,我们也都深受黑臭水体之害。”饶兰英说。

  “产生黑臭水体的‘历史原因’,说来话长:人口膨胀导致城市扩大,缺少规划导致建筑无序发展,基础设施特别是排污设施落后导致居民污水无处可排、垃圾没地方倒,居民环保意识差导致偷排乱倒,管理缺失导致违法行为得不到制止,反而愈演愈烈。”何枢说,提历史原因并非逃避责任,而是为了想办法对症下药。“把这些年形成的问题解决了,黑臭水体问题也就能迎刃而解。”

  沿河97%的违建已被拆除,居民点赞治理进展

  秃尾河、利济河的改变,发生在最近这几年。2013年底,市、区政府决定实施建设美丽昭阳三年行动计划,治理水体、提升人居环境。2016年秃尾河、利济河上榜住建部黑臭水体名单后,治理进一步加强。

  “水体黑臭,一是因为淤积了30多年的污泥,有的河段污泥1米多厚;二是沿河居民源源不断往里直排污水。”何枢认为,昭通黑臭水体治理,主要解决两项工作:去污染存量,减增量。

  积累的河岸垃圾、湖底淤泥好清理,关键是要管住增量,不能这边刚治理好,那边又有偷排乱倒现象。“想要管住偷排乱倒,首先要让污水有地方排、垃圾有地方倒。沿河住户的排污管接入干管后,我们才能对以前的直排口进行封堵。”何枢说。

  不过,沿河排污干管的建设,不可避免需要拆除沿河违建。不拆违,就没法埋设排污管,更别说对河岸进行绿化、美化。拆除违建,才能腾出河道治理空间。

  “利济河为啥治理要比秃尾河快?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拆违数量相对较少。”何枢说,部分违章建筑存在了几十年,有些人出生起就住在那里,现在告诉对方那是违建,必须拿出依据来。

  饶兰英说:“黑臭水体谁闻?还不是咱沿河百姓?为了自己的健康,我们也得支持治理,但要一碗水端平。”

  启动拆违前,昭阳区花了近一个月时间查阅历史档案。“哪怕是当时村里批准的文件,我们也给算数。拆违之初,很多人认为不可能。如今沿河97%的违建已经被拆除。”何枢说。

  记者看到,饶兰英家盖在河边的厨房、厕所已被拆除,拆违后的“伤疤”仍在,一些砖块至今裸露着。昭阳区共拆除沿河构(建)筑物1365户、近16万平方米,封堵直排污水口1057个,改造污水口1600个,完成河道景观绿化40多公里。

  通过引进世界银行贷款等方式,昭阳区黑臭水体治理累计投资3亿多元,集中整治黑臭水体河道46.6公里,铺设沿河截污干管48公里,累计建成中心城市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156公里,清除河底淤泥52万立方米、清除沿河及河道垃圾1290余立方米;完成日处理2万立方米污水处理厂扩建工程,使昭通中心城市污水处理能力由原来的6万吨/日提高到8万吨/日,污水处理率由原来的72%提高到82%。

  黑臭水体治理效果如何,群众满意度是一个重要考量标准。黑臭水体并非纯粹的科学概念,除了可量化指标,沿河群众的评价也非常关键。

  “前不久,生态环境部、住建部督查组前来督查,对沿岸居民进行民意测评,130份表格是100%满意。”何枢介绍,担心昭阳区作假,督查组又对15户居民进行了电话回访,随机对5名群众现场访谈。他坦率地表示,水体治理项目看到实效,需要一段时间。目前秃尾河在旱季有些时段指标还有波动,水里还时不时飘出腥味。

  治理一年后,利济河水底再次长出了绿油油的水草,还出现了水鸟。“说实话,利济河的效果已经见到了,秃尾河还需要时日巩固水质。群众与其说是对我们的工作效果满意,倒不如说是对我们的工作态度、工作举措、工作进展满意。”何枢说。

  “昭通有好气候,恢复了好生态,不怕没客来”

  如今,秃尾河新建的步道已有行人穿梭。“以前哪敢想象啊,别说建排污管,就是走路都没空间。再说,有空间人也不来,当时太臭,遇到道路交叉口的桥,行人都会赶紧跑几步。”饶兰英说。

  大的治理项目建成后,仍面临城市居民生活习惯和农村面源污染等问题。“如果城市居民依然随手往河道扔垃圾,打捞工作不轻松。如果上游农业面源污染管不住,来水化学需氧量容易超标。老城区没有雨污分流,遇到暴雨,雨水混入污水,超过了处理厂的能力,难免会造成水质恶化。”何枢认为,未来治河的一个关键是落实河长制,压实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责任。

  好在随着河道渐渐干净,居民习惯已经在转变。“建了污水干管,群众有地方排污了,自然不会费尽心思偷排。沿河建设垃圾收集点,谁还会往河里扔?”昭阳区住建局党委书记李新文说。

  昭阳区河道执法大队队长沈远品告诉记者,以前水体黑臭,家家户户都把水体当垃圾池。现在治理完,水体干净了,就不好意思把家里的垃圾扔水里了。“这次治理,就好比堵住了‘破窗’。”沈远品身后的河滨公园,一群从四川宜宾来避暑的老人正载歌载舞。

  “咱们昭通有好气候,恢复了好生态,不怕没客来。”何枢介绍,随着昭通城市人居环境改善,最近两三年,每逢夏季都有数万成渝游客前来长期避暑。

  何枢坦言,强力推进河道治理“压力山大”。“三四十年的基础设施短板要在三四年里补齐,就好比三四年内还清三四十年的历史欠账,难度可想而知。”

  昭阳区地处集中连片贫困区乌蒙山区腹地,至今还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区县,一方面要如期脱贫,另一方面还要加大投入治污,财政捉襟见肘。“能否在项目安排及融资政策上,为贫困地区的环保项目开辟绿色通道?”何枢向记者说出了心中的期待。(本报记者  杨文明)

编辑:王川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图解

排行

 

专题

  • 专题

    习近平访问中东非洲五国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

  • 专题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 专题

    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 专题

    晋江经验

  • 专题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