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新闻

神州

中央环保督察留给汕头13个整改项目无一按时完成(图)

2018-06-21 07:59:45 法制日报

  中央环保督察留给汕头13个整改项目无一按时完成

  督察组建议市领导与老百姓住一起

  无需保密,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到广东一定会到汕头看练江的整治。然而,看的结果却令中央环保第五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很震惊:无论是事前踩好点的,还是临时动议,看到的几条河流,均是又黑又臭;垃圾随意丢弃、填埋;甚至在稻田旁堆放着电子垃圾。

  “请告诉汕头市相关同志,让他们就练江污染整治情况准备一份详细的清单,越详细越好。”尽管出发前,督察组负责同志一再叮嘱。然而,到汕头听到的却是,从区一级党政领导到各局局长,有关练江污染治理情况一问三不知。

  从污水管网到污水处理厂,从环保投入到基层党委政府一年研究了几次环保问题,账一笔一笔地算,项目一个一个地核,问题一个一个地深究。督察组发现,一年半时间,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留下的13个整改项目汕头一个都没按时完成。一年半时间过去了,练江污染依然如故。

  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建议汕头市领导们住到老百姓旁边,直到水不黑不臭。汕头市的领导们当即表示赞同。

  几次临时停车黑臭水体遍地

  查看练江的污染整治情况,汕头市潮南区是绕不开的地区。

  “师傅,在这停一下车。”6月15日下午,当督察组一行乘坐的中巴车行驶到潮阳区和平镇练北村和临崑上村的练北大坑地(练江的一条支流)时,督察组一行下了车。河水又黑又臭,河两侧排污口几米一个,污水正缓缓地流入河中,漂浮在河面的死鱼清晰可见。

  “老乡,这河水臭不臭?”在练北村和临崑上村,翟青逢人就问。“臭。我妈妈说,她小时候还在这里游过泳。”一位刚刚放学的小学生告诉翟青。“臭得很,多少年了,没有变化。”这是翟青问过的10多位村民的一致说法。

  走进村子,潮汕风格的建筑格外漂亮。然而,屋旁夹杂着洗衣、洗菜、冲地等的废水顺着一条条沟渠直接排入练北大坑地,“不仅是这些,我们这里的粪便也是直接排入练北大坑地。”一位村民告诉督察组,河的上游还有养猪厂,废水也是直排入河。

  “这还叫河吗?”翟青将问题抛给了潮阳区委书记蔡永明。沉默,蔡永明无言以对。

  铜盂镇草尾村河涌是督察组第二次喊停车的地方。一户人家的餐馆就开在一条沟渠旁边,餐馆废水直排沟渠。

  在潮阳区谷饶镇大坑村河涌,督察组看到工业废弃物随意倾倒,河涌发黑发臭,“还有没有干净的水,看一个,一个黑臭。”督察组叫来环保监测人员,现场检测河里的溶解氧含量。“溶解氧仅0.05毫克升/立方米。”“河水里氧气低到0.05毫克升/立方米,还能有活物?”督察组现场调研发现,谷饶镇不仅生活污水直排谷饶溪,而且工业污染严重。谷饶镇虽然配套建设了污水处理厂,但仅有配套管网1.14公里,不得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只有从谷饶溪抽水处理后再排回河里。

  在潮阳区,督察组还对官田水东西两岸河水中的溶解氧进行现场检测,检测结果分别为0.11毫克升/立方米和0.13毫克升/立方米。

  离开官田水,沿着一条小溪,督察组徒步上行。一条混杂着各种垃圾、刚刚填起的土路引起了督察组的注意。“垃圾怎么就这样填了?”翟青当即要求把填起的土地挖开看看到底是什么。

  利用当地镇领导安排找铁锨的功夫,督察组一行来到李仙村一片水稻田旁,从电子垃圾、女士内衣加工废料到焚烧过的工业垃圾和生活垃圾,应有尽有。督察组无语。

  拿来铁锨,督察组回到新铺的土路,不用深挖,几锨下去,各种垃圾显现。初步估算,100多米的土路,被埋在地下的垃圾至少有200吨。

  黑臭水体条条;垃圾随意丢弃、填埋,在汕头市潮阳区,督察组所看到的一切,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市长郑剑戈也同样目睹。

1 2 共2页

编辑:夏赛赛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图解

排行

 

专题

  • 专题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 专题

    上合青岛峰会

  • 专题

    李克强访问印尼、出席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并访问日本

  • 专题

    聚焦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 专题

    “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启动仪式在拉萨举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